山河盛宴

第两百六十六章 你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? 第1页

【非广告】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,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




  说着便要起身,文臻一把按住他的肩,正色道:“行了我知道了你身材越来越好皮肤越来越好盘靓条顺美貌无双,人间绝色你最美,请你坐好行不行?”

  燕绥:“你怎么知道我皮肤越来越好的?你刚才偷偷看了?”

  文臻:“何止,易人离也看见了,厉笑也看见了。我倒是不知道几个月没见,殿下的风格越来越开放,不仅不介意给人围观洗澡,还会故意色诱了。”

  燕绥:“你说的对。本王的身体给你看也就罢了,易人离厉笑如何能有这般福分?我这就命人去把他们眼珠子抠出来。”

  文臻:“你抠呗。你抠他们小心我回头抠你的。”

  “抠我什么?”燕绥笑,抓住她的手,“抠哪里,嗯?”

  文臻猛地夺回手,热气蒸腾里脸颊终于烧了烧,觉得这货几个月不见,功力又大涨,不开那啥腔斗不过,开了那啥腔更斗不过。

  燕绥又在笑,今晚他心情似乎很好,姿势舒展,双臂摊开搁在澡桶两侧,嘴角噙一抹笑打量她,忽然道:“你也不错,几个月不见,长大了许多。”

  文臻不想顺着他的目光低头打量自己,往水里沉了沉,澡桶里的水哗哗泻出去,险些淹到燕绥口鼻,燕绥一笑,双手捧住她的脸,把她从水里拔出来,要按她坐在自己怀里,文臻现在哪里肯,伸臂抵住他胸膛,把他抵在澡桶边,完美形成一个澡桶咚的姿势,拿满脸的疙瘩对着他的眼眸,正色曰:“施主,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  燕绥不理,将文臻一举,举到澡桶边缘,低头吻她。

  蒙面巾先前就散在了水中,文臻好气又好笑地想,真难为他对着这样的脸也能吻下去,只是这眼睛闭得也太紧,只是他不介意她介意,忽然促狭心起,揭下一块疙瘩贴在燕绥眉心,看上去就像眉心痣一般。

  她越看越觉得有趣,觉得这形象很像多年前她看的一部电视剧某位令她着迷的人物,可惜这位比那位谋士恶劣一百倍。忍不住在澡桶边缘咕咕唧唧地笑,笑得身体摇晃险些栽下去,燕绥一个情意绵绵的吻再也吻不下去了,干脆放弃,双手捏住她脸颊,像捏一只颊囊鼓鼓的松鼠似的,文臻瞪他一眼,踢他,看他不放手,干脆伸脚一踢,澡桶崩散,水流哗啦啦流出去,她自己也落入燕绥怀中。

  两个人湿淋淋贴在一起,热的热软的软,滑溜溜地耳鬓厮磨,香气和柔腻的肌肤如花叶伴了水流,彼此纠缠。

  文臻想溜,燕绥箍着她不放,文臻从他的臂弯里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,红着脸颊道:“你不会是偷溜进太子房中洗澡好让我自投罗网吧?这要太子忽然开门进来,我是不介意被看啦,但你的清白可怎么办?”

  燕绥低头看她那张胡说八道的嘴,觉得她几个月不见,性子仿佛泼了些,倒也算是可喜可贺。

  看来她没被段家的蛊术影响太深,还很好地控制了蛊珠。

  脾性虽然有些改变,但她便是捅了天,他也敢搬块石头补上,朝堂生活本就压抑,他愿她想做什么便做什么。

  “父皇命我襄助燕缜剿匪,燕缜新得了两个宠姬,为避人耳目,选了个偏僻院子躲着乐呵呢。想来一时没空回来。还让出主院给我暂住,大抵是想我住在主院做他替身。不过明儿我就会对他说,主院有刺客来过,已经不安全,让他搬回来。”

  文臻算是听明白了,可怜的太子,又被燕绥坑了。

  燕绥可能猜到了她想做什么,算准了她近期会来骚扰太子,便骗得太子把主院相让,等她来自投罗网。

  如今她来过了,燕绥就要过河拆桥,太子明儿还得乖乖住回来。

  宠姬也好,选偏僻院子避人耳目也好,保不准都是燕绥给太子挖的坑。

  燕绥挖坑不会只挖一个,燕绥算准她来,一定会给太子搞事,秘密住得偏远就可能会来不及处理,比如今晚闻近纯和西番王女撕起来了,太子却躲在某个小院子里淫乐,这肯定是瞒着东宫属官的,属官们找不到太子,轻则不敢处理事端导致事态扩大,重则可能直接飞书回朝廷向皇帝禀报。

  等太子匆匆赶来,该撕的也撕完了,一地鸡毛,无可挽回。

  要她说,燕绥幸亏无心皇位,不然这些兄弟们都干脆早点往护城河里一跳算完。

  她忽然一抬手,啪地打下了燕绥的手,“往哪儿去呢亲!”

  “手滑。”燕绥无辜地答。

  文臻:“……”

  真是好棒棒的借口噢。

  远处似乎有喧哗声,似乎往这个方向来,文臻终究还是挂记易人离等人,哧溜一下从燕绥怀里滑出来,道:“身滑。”

  燕绥:“……”

  下一瞬她身上衣裳都没了,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