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

667少年色(一更) 第1页

【非广告】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,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




  ……

  顾君之是真的闲,闲的可以身上长草,随时迎风招展,他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,汲取着沁人心脾的营养,他觉得自己怎么长,怎么飘摇都是应该的。

  郁初北也不打扰他自娱自乐,活动范围如此固定,还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郁初北决定自恋相信,他对自己是真爱。

  顾君之雕刻完了一个红泥小屏风,台历大小,左边是盛放的梅花,梅花树下卧着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猫,颜色厚重艳丽,对手工技术要求很高,特别耗工的一项技术,讲究一气呵成,画功扎实。

  郁初北收起文件,抬起头,看到桌头的笔筒小摆件,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微笑,东西好看,观赏本身就令人心旷神怡,更何况这项绘画工艺,历来只有高门大户才有收藏。

  这以后她两儿一女不用做别的,在家里买他们爸爸的工艺品,也可以躺赢了啊。

  郁初北伸出手指,指腹滑过凸凹的梅花瓣,真实的好像能闻到冬雪梅花后的清冷香气。

  郁初北心中不禁骄傲,她家君之就是优秀,不分行业的优秀。

  三生有幸,这个人是她的,郁初北的目光不经意扫到手腕上的手链,又想了想,还是觉得三生有幸,她家君之,不以有病埋没他的才华,要不然万千人中,她能看中他,自己果然好眼光。

  郁初北目光落在他正准备的另一幅作品上,好像……是一个手工小风扇,他现在正在刻扇柄的位置,现在去工具室找小型刻刀去了。

  郁初北将椅子滑过去,伸手拿起来,刚碰到木件本身,骤然缩回手,指腹被上面的小针扎了一个小口子,血珠骤然冒了出来。

  顾君之手里拿着小型刀具,推开门进来,平静的目光落在她手指上时,骤然爆发出与之相同的血色,身体隐隐兴奋。

  郁初北没注意手链上突然暴升的数据,抽出面巾纸,刚要擦一下。

  顾君之已经快速冲了过去,他半跪在初步身边,捧过她受伤的手。

  郁初北另一只手还捏着面巾纸,抽了一下有血的手没有抽出来,提醒:“先让让,我擦一下。”

  顾君之好像没有听见,突然低着头,将伤口含进了嘴里。

  郁初北见状嘴角抽了一下,干嘛呢。决定一会用面巾纸擦擦口水算了。

  郁初北等着他‘消完毒’,或者等他自己从他自己的神情人设里出来,反正他内心丰富,简直‘戏多’,不要让他表演玩他压抑,他一压抑就闹腾,所以还不如让他表演。

  郁初北一只手叠着手里的面巾纸,等啊……等啊……等啊……

  等啊……

  骤然觉得之间j到心头血的静脉骤然通了,整条手臂的血液疯狂往外输出一般,天知道她只是扎了一个比针尖还细的伤口,早tm该自愈了!为什么越来越重!

  郁初北脸色发黑的看向顾君之,见他还在继续,喝的能听到吞咽的声音!郁初北恨不得将自己心爱的梅花笔筒砸他头上,让他体会个更了不得的‘水龙头’!

  但郁初北已经麻木了,不想跟他动武,意义不大:“呵呵,你是为了省饭钱,这是想直接喝饱啊,我是不是该夸你一句持家有道!”

  顾君之很认真没没到:“……”

  郁初北抵着下巴,看着卖力的他,心想,你辛不辛苦,针尖大的伤口,被你喝出泉水的效果:“你不觉得腮帮子疼吗,要不?我再给你割大点?”

  顾君之可能觉得喝的确实太费力了,松开了嘴,认真的看着她再也喝不到一点咸腥的手指,非常惋惜。

  人的自愈能力太令人麻烦了,怎么这么一小会就自己凝血了呢?他明明已经很用力了,不是应该再多撑一会。

  他就说要用牙咬开一下,不咬开就会出现这种让人不尽兴的事。但,顾君之有些心虚,他不太敢下嘴,怕初北生气后不搭理他,初北挺能生气的,哎,虽然伤口很有吸引力,但不能跟初北搭理他相提并论。

  所以,抱着遗憾,顾君之恋恋不舍的松了嘴,十分惋惜。

  郁初北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看着委屈巴巴的他:没有令你饱餐一顿,我是不是该谢个罪?

  顾君之抬头对上她嘲讽的目光。

  顾君之立即陪着笑,帮她擦擦手指,眨着无辜的大眼睛:“你看,好了?”

  郁初北:“我是不是该记你一功?”

  “如……如果你愿意的话……”

  郁初北看着他那德行,终于知道自己前两天错在哪才被他阴阳怪气的推到了墙上,原来是没有吃他半管血,显不出自己对她深沉的爱。

  看来以后她不单要搅和一下三观,还得在食谱上变动一下生食食谱,要不然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