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降我才必有用

第六百三十九章 布阵 第1页

【非广告】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,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




  风不算大,气温却在不断降低,呵气成霜,楚江河的呼吸缓慢悠长,他在幽冥墟的这段时间里面修为有了长足的进步。

  何东来看了看张弛,这小子呼出的白雾比别人规模要庞大许多,一颗脑袋就像被笼罩在烟雾里,何东来并不担心,张弛走得是真火炼体,是他们中最抗冻的一个。

  四人中最辛苦的是纪昌,他被何东来封住灵能,只能靠自身的体质来御寒,眉毛胡子头发全都结满了白霜,看起来仿佛瞬间老了二十岁,纪昌也懒得说话,因为说话会耗去他的热能,而且无论他卖弄怎样的花样,面对何东来这种坚如磐石的老手都无所遁形,纪昌唯有接受现实。

  张弛看到纪昌就快变成圣诞老人了,笑道:“老纪,要不要我给你送点温暖。”

  纪昌求之不得,赶紧点了点头。

  张弛道:“那你告诉我当初是谁策划了深井事件?”虽然张弛认定了是安崇光,可纪昌从来没有正面承认过。

  纪昌打了个冷颤,只当没有听见。

  楚江河指向远方道:“那里就是冰雪长城吗?”

  远方的天际有一条银灰色的线条蜿蜒崎岖,犹如长蛇。

  他们四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,何东来举目望去,点了点头,然后又抬头向空中望去,空中三头鹫始终尾随着他们,看来宗九鵬仍未放弃,已经跟踪了一天,但是并未发动进攻。

  楚江河道:“宗九鵬会不会跟着我们一起过冰雪长城?”

  纪昌一旁打了个喷嚏,哆哆嗦嗦道:“他不敢,没有人敢为赏金去冒生命危险。”

  张弛道:“那就是说他再不出手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何东来忽然停了下来,翻身从狼背上下来,拍了拍疾风之狼的脑袋道:“就送到这里吧!”

  几人从他的行动中意识到了什么,全都来到了地上,七头疾风之狼在张弛面前俯首行礼,向他诀别。

  纪昌望着张弛充满羡慕道:“闪电和你立下契约,等于整个狼群和你立下契约,你赚大了,若是留在幽冥墟……”话没说完已经遭遇到何东来冷漠的目光,纪昌赶紧把下半截话给咽了回去。

  何东来道:“江河,你负责空中。”

  楚江河点了点头,摘下长弓,拉开弓弦瞄准了空中的三头鹫,三头鹫飞得太高,他的箭无法企及这么远的距离。

  张弛来到楚江河的身边,手指搭在箭尾,顺着镞尖的方向瞄了瞄道:“射!”

  楚江河松开弓弦,羽箭向空中飞去。

  空中三头鹫不以为然,鹰眼犀利早就看出这羽箭飞行的势头不可能触及到自己分毫,果不其然羽箭很快就到了强弩之末,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,即将停止之时,尾羽突然燃烧了起来,速度瞬间恢复,羽箭通体燃烧,以惊人的速度二度袭来,就像有人放了个冲天炮。

  虽然这支羽箭二度飞行仍然没能将三头鹫纳入射程,可突然燃烧的羽箭和燃爆空气的声音仍然将它吓了一大跳。

  三头鹫向空中升腾而起,何东来的目光始终警惕地盯住前方。

  一旁纪昌紧张道:“帮我解开禁制,快!我可以将大家转移出险地。”

  何东来压根没有理会他。

  远方的雪地之上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,阴魂不散的独北峰。

  独北峰望着何东来,双目阴森可怖。

  何东来平静望着独北峰。

  两人相对凝视了足足半分钟左右,独北峰手指张弛道:“把他留下,你们走!”

  何东来道:“看来只有踩着你的尸体走过去了!”

  独北峰怒火大炽,不过任他怒火如何强烈,张大仙人在一旁悄悄照单全收。

  楚江河弯弓搭箭警惕空中动静,张弛的目光则寸步不离纪昌,提防这老狐狸再闹出什么幺蛾子。

  独北峰右手握住长刀缓缓向外抽出,方才抽出一分,黑气就已经向外弥散,弥散不到半寸就无法扩展半分,独北峰的右手青筋鼓涨,来自于何东来的强大压力让他无法自如拔刀。

  独北峰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惊,他和何东来已经是第三次交手,本以为对何东来的实力了如指掌,可每次见到何东来,何东来的力量都会增长一个层次,其增长的幅度甚至超过了自己。

  何东来一字一句道:“你现在走还来得及。”

  独北峰咬紧牙关,终于将还未出鞘的刀送了回去,如黑烟般消失于几人的面前。

  宗九鹏坐在三头鹫之上在高空中盘旋,他目睹了独北峰铩羽而归的场面,伸手抚摸了一下三头鹫中间的那颗头颅,何东来一拳击落三头鹫已经给灵禽的内心造成了深重的阴影,这四人的目的地显然不是冰雪长城,他们要去长城以北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