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欢酒,更喜欢你的酒窝

第六十八章 有一份……很适合你的工作 第1页

【非广告】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,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




  第五夏从破败的布伦施威格酒厂出来,看到文艺的车还在。

  没做什么停留,径直走了过去。

  “没走?”第五夏看清楚车里坐的文学之后发问。

  她语气淡淡的,表情也看不出来有什么。

  艾莱岛的风还在吹,泥煤还在燃烧,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。

  “那个,我……”文学的脑子,在见到第五夏的时候,是一片空白的。

  我是谁?

  我在做什么?

 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

  文学连这么简单的三个问题都没有办法回答他自己,更不要说第五夏问他的为什么没有走,这么高难度的问题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第五夏说中文,是从来不带语气词的。

  走吧,看起来也是二字诀,却和平时很是有些不一样。

  当然了,还不知道平时的第五夏是什么样的文学,并不能发现语气词的问题。

  “好,我马上就走。”文学有点木然地收下了第五夏一天之内的第二个的“逐客令”,差点忘记了要怎么发动车子。

  这,很不国民绅士。

  第五夏绕过车头,走到了巴博斯的副驾,打开了大G的车门,熟门熟路地坐了上去。

  文学看到坐在副驾驶的第五夏,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  还好,刚刚是忘记了怎么发动,要不然就可能把第五夏给拖飞了。

  他窥探了第五夏不希望被人窥探的事情,在第五夏下发第一张逐客令的时候,“毫无顾忌”地在外面坐了几个小时。

  现在东窗事发,正不知道要怎么解释,第五夏却上了他的车。

  “不走?”第五夏系好安全带,看向完全没有发动车子意思的文学。

  “走,走的,你的车怎么办?”终于反应过来的文学,指了指第五夏的蛇王皮卡。

  “放着。”

  “好的。那我们是回艺艺那里,是不是?”终于回归到正常状态的文学点开车载导航的历史记录。

  “我指路。”第五夏继续言简意赅。

  文学非常配合地终止了使用导航的动作。

  文学不算是路痴,对开过两次的,从文艺那里过来古堡的路,已经有了大致的印象。

  只不过是保持了,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使用导航的习惯。

  第五夏熟门熟路地开始放音乐。

  放的是非常不适合第五夏风格的那种带着大自然声音的轻音乐。

  鸟叫声,流水声,钢琴声。

  悠远而又舒缓。

  让原本有些尴尬的车内气氛,开始变得融洽。

  第五夏没有睡觉,也不说话,仅仅在重要的路口,说“向左”或者“向右”这样的指路专用词。

  车窗隔绝了外面的风声却隔绝不了发动机的轰鸣。

  忽然下雨的天气,吸引了第五夏的注意。

  第五夏打开车窗,用手接着雨滴,然后把手拿回车内观察,就好像雨水也像大片的雪花那样,只要看的及时,就会有棱有角。

  没多久,第五夏就开始不满意雨的棱角,她把自己的头,也伸了一半到窗外,和手一起,迎接风和雨的洗礼。

  文学放缓了车速:“你注意安全。”

  随着车速不再凌冽的风和雨,瞬间就打消了第五夏的“经历风雨”的兴致。

  关上车窗,就像她从来都没有打开过一样。

  不知从何而来的失落感忽然落在了文学的心里。

  这种感觉一路跟着文学,直到回到文艺在艾莱岛的度假屋。

  度假屋里面,正在上演一通鸡飞狗跳的厨房战役。

  号称要亲自照顾楼尚大师的文化大使,连着摔坏了好几个盘子。

  胖戈吨极为嫌弃地发问:“到底有什么事情,是你能做好的?”

  “你们这是要准备午饭呢?”文学在用一贯绅士的微笑表达自己的疑惑。

  “午饭?本帅连早饭都还没有吃,午个什么饭?”帅戈的语气很是有些不善。

  一个饿肚子的三百四,脾气要是不大,那才叫怪事。

  文艺霸占着厨房,不断地制作,不断地摔坏。

  帅戈已经经历了好几次,从没脾气到有脾气,再到没脾气的循环。

  文艺的倔脾气要是上来,八头牛也拉不回来。

  但第五夏一个人就可以。

  第五夏走到厨房,越过地上的“陶瓷碎片”,把文艺手上拿的筷子和锅从她的手上剥离。

  轻如鸿毛地打横抱起了文艺,把她抱到了客厅的沙发上。

  “坐好。”

  “艺艺才不要坐好好呢,艺艺坐好好了,谁做饭饭?”文艺语气,懊恼之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