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侯

第九十九章 问问商武城 第1页

【非广告】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,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




    武鸦儿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生的。

  母亲没有告诉过他,他懂事的时候,母亲已经神智失常,时而清醒,时而糊涂,但不管清醒还是糊涂,都像所有的母亲那样爱他照顾他教导他。

  但除了万婶等几人对他爱护关切,其他人对他都是鄙夷痛恨。

  他们是真心敬爱呵护母亲的,但越喜欢母亲的,就越厌恶他恨他。

  他是被一个很慈祥的老仆妇抓住,说母亲遇到山贼,被劫持,被山贼们凌辱,有孕生下他,他是个奸生子,说他如果有半点廉耻之心,为了母亲好,就应该去死。

  他那时候还不懂奸生子是什么意思,跑去要问母亲,被万婶拦住。

  万婶直白的告诉他,这不是好事,是母亲悲伤的事,不要问,至于这是什么意思,等他长大些就懂了。

  他很快就长大了,当同龄的孩子还只会撒娇的时候,他懂了自己出生来历,就长大了。

  这是一个任何人听到都会觉得不堪的身份。

  但武鸦儿从来没有自卑羞惭无地自容,他也没有像很多人期盼的那样去死。

  他的命是母亲给的,母亲不让他死,他就绝不死,他会用所有的力气活着。

  他对母亲有过愧疚,想如果没有自己,母亲是不是会活的更好。

  但这也只是一瞬间。

  对他来说世上没有如果,对母亲来说也没有。

  他无坚不摧,无所畏惧,之所以不说身份,只是不想母亲被人嚼念,如果真有一天被揭穿身份,他武鸦儿也没什么可怕的,更不会躲起来不敢见人。

  他就站在这里,看谁能把他怎样。

  但现在他的身份没有被揭穿,那个女子站在他面前看他一眼,他一身的铠甲就碎了。

  “你干什么呢?”

  耳边有王力的喊声。

  武鸦儿看向他,平整心神,问:“怎么了?”

  王力狐疑看他:“你一会儿笑一会儿叹气的干什么?我说的话你听没听啊?”

  武鸦儿坦然道:“我在想别的事情。”

  王力追问:“想什么?什么要紧事?”

  武鸦儿笑了笑,没回答,催马向前疾驰。

  王力嗨了声,催马追上。

  “不肯说?”

  “是无关紧要的事吧?”

  “你看看你这样子,一会儿笑一会儿拉着脸,你这样子......”

  “哦哦,我知道了!”

  王力催马横在武鸦儿前方,指着他的脸大喊。

  “你这样子就像是说书先生说的,思春了!”

  武鸦儿愕然,旋即大笑。

  随着冬去春来,收复的后的河北道也越来越安稳,城池里渐渐繁华,流民变成了常驻,商人聚集,酒楼茶肆也慢慢开张,还有说书人谋生。

  王力听过好几次说书唱戏了。

  “那些思春的大姑娘就像你这样,忽悲忽喜。”

  王力伸手指着武鸦儿哦哦几声怪叫。

  “乌鸦,说,你是不是看上谁家大姑娘了!”

  武鸦儿用马鞭甩开他:“我是有妻子的人!儿子女儿都有了!”

  王力看到前后不远不近的兵将们,只能用自己听到声音喊“那是假的。”

  王力小声,武鸦儿也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  那是假的啊。

  他知道。

  但他想要她变成真的啊。

  他很笃定,就算她知道了他的出身也不会嫌弃鄙夷,她虽然是个小女子,但胆子很大,就像他一样。

  可是,他怎能拖她一起出丑受辱,她已经那么不幸了,承受着那么可怕的折磨。

  这辈子他能认识她,能想见的时候见到她,能跟她说话,能跟她写信,能跟她一起散步,一起吃饭.....已经足够了。

  武鸦儿抬起头看看春日的旷野,又低下头看马蹄下的绿草莹莹。

  “谁啊谁啊在哪里见的?”王力追上来锲而不舍兴致勃勃还在问。

  武鸦儿抬起头看他:“那些人这几年你还有消息吗?”

  王力愣了下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:“哪些人?”

  武鸦儿动了动嘴唇,似乎很难出口,但最终还是说出来:“商武城。”

  ......

  ......

  兵马散布原野里,武鸦儿和王力下了马站在山丘上。

  “小韩解决过几个商武城的人,是十年前的事。”王力回想着,“后来万婶带着婶子搬家,就再没有商武城的人踪迹了。”

  他看武鸦儿。

  “前几年我们不是分析过,那边的人已经放弃了,所有的痕迹都被切断了,你也说以后也不再提起他们了,今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