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天下

第二十八章力量的表现是多变的。 第1页

【非广告】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,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




  

  很明显,周国萍在兴安府要执行她的高压策略了。

  而且是坚定不移的在执行。

  这里与其余地方不同,能存活下来的大部分都是抱团自保的宗族,这些宗族并非是良善人家。

  他们遇到无法抵抗的大股流寇的时候,就会投降,就会献上自家的女人或者粮食,一旦大型流寇离开了,他们又会仗着人多开始劫掠零散百姓,这才是让这里变的人烟凋零的真正原因。

  如果说徐五想面对的是不思进取的赤贫人群,那么,周国萍面对的将是一个宗族社会。

  想在这两种人身上普及国家概念,都是痴心妄想。

  这让云昭发现,自己的前进之路道阻且长。

  他也发现自己实际上犯了一个经验主义错误,尽管他已经将标准降低了,现在看来,自己把标准定的还是过高了。

  很多蓝田人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在这些地方就是天方夜谭。

  离别周国萍的时候,她有些不高兴,不过,这肯定与情感没有半分关系。

  很多女下属似乎故意把自己跟上司的关系弄得很暧昧,其实狗屁关系都没有,这是人家笼络感情的一种手段,你要是赶着上去,事情会变得让自己很难堪。

  周国萍是女人中的伟丈夫,谁要是认为她软弱可欺,死的时候才会明白,人家根本就不是一只兔子,而是一匹饿狼。

  云昭可以安慰她,韩陵山,徐五想这些人可以安慰她,可以觉得她可怜,至于别人……你的怜悯只会让人家感到耻辱。

  跟徐五想的僵化,周国萍的犀利比起来,杨雄明显就是一个可以春风化雨的人。

  襄阳的局面不是很好,还需要蓝田大量的投入,同时,他又在怀疑蓝田大量投入会不会影响关中,总之,他就是在这种患得患失的矛盾情绪中努力干活。

  整修之后的襄阳城高大巍峨……就是城里没有多少人,云昭进城的时候青石板刚刚被小雨浸泡过,青的发乌,明幽幽的反射着一点残光。

  马蹄声在城门洞子里不断地回响,即便是几匹马的马蹄声,也能造成千军万马的态势。

  外城墙修建的差不多了,内城里还是大多是断壁残垣,昔日高大的襄王府被破坏的尤其严重,就连梁柱上的金箔也被人一点点的刮走了。

  很多殿堂中间还有火烧的痕迹,如果仔细嗅嗅甚至还能闻到屎尿的味道。

  “我们已经招募了不少商贾,不过呢,他们的那点投入对整个襄阳城来说依旧是杯水车薪,百姓正在回流中,不过,速度很慢,观望的人更多。

  预计,两年之后,襄阳才会有一点起色。”

  杨雄留了一点小胡须,整个人看起来沉稳不少,对襄阳的建设事宜似乎也很有条例,因此,说话的时候不紧不慢的,收放自如。

  就是凭借这份镇定自若的气质,在洛阳被拿下之后,他第一个率领部下进入了洛阳,等洛阳稍微安定一些了,他又被匆匆的调任襄阳府。

  “主要是这里的百姓被张秉忠裹挟走了一批,又被李洪基带走了一些,剩下的人也没有什么活路,因此,纷纷逃离襄阳去了乡下觅食。

  就现在而言,百姓们似乎更加喜欢襄阳治下的州县,而不是襄阳本地,他们还是害怕因为襄阳地利的关系,还会引来贼寇的觊觎。

  如果雷恒军团,在襄阳打一仗,并击溃李洪基所部的话,这里的局面要好得多,可惜,雷恒来襄阳的时候,李洪基的人马已经撤走了。

  流落到关中的襄阳人回来了一部分,不过,更多的人却没有回来,关中多年的安稳,让他们多少有些乐不思蜀。

  县尊,我希望能有更多流落到关中的襄阳人能够回来,这样,就能用这一批人来带动襄阳本地的商业,农业,乃至作坊生产。”

  “徐五想,周国萍做的不错。”云昭瞅着襄阳高大的钟鼓楼,低声对杨雄道。

  “我也会做的很好地。”

  杨雄毫不客气的道。

  云昭笑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,你们都会做的很好,所以,这一遭,我主要是来看看你们。”

  杨雄的眼圈微微有些泛红,马上就换了一副嘴脸道:“卑职很好,县尊多在别的地方用心。”

  云昭笑道: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县尊想不想去冒辟疆的辖地去看看?”

  “怎么?他做的很出色吗?”

  “非常的出色,出乎我预料的好,一个贵公子不但完整的参与了一次农田水利建设,还亲自参与农事,并且在招引商人一道上颇具手段。

  这一次,他从江南招来的商贾们,在谷城县做了不少的事情,有些商贾,已经开始将自家的产业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