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春

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马乱(订阅飞来!!) 第1页

【非广告】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,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




    自杜工部那句“腰缠十万贯,骑鹤下扬州”始,扬州便成了千年以来历朝历代文人骚客最向往的圣地之一。

  扬州的美,不仅在其泼墨般的山水园林间,更在于其人文。

  在于才子名士的风流不羁,在于绝色花魁的才艺多情。

  除此之外,姑苏、扬州二地的梨园行当,也十分昌盛。

  前世红楼大观园里的戏班子,十二小官及戏曲教习便是贾蔷、贾蓉专门下姑苏买回的。

  在江南,扬州的戏班子,实不下于姑苏。

  而扬州府诸多梨园戏台班子里,白家的四喜楼,算得上做得最好的戏楼了。

  通常来说,戏班子是从不驻于一地演出的,而是保持一定流动性。

  因为一个好的戏班子,必是得到极多数人认可的,才能真正扬出名声去。

  而名号树起来后,谁家想听堂会,就会专门去请。

  这种习俗,自古而然,《周礼》中所记载之“散乐”,便是如此。

  只是到了这一代,扬州盐商太富,不需要戏班子再去吃“百家饭”为生,干脆就养了起来。

  为了培养好,也为了扬名,就专门开个戏楼,对外开放。

  就算是寻常百姓,花个十文二十文钱,也能进楼听一场。

  其中又以白家的“四喜班”最为出名,整个江南,也只有甄家的三庆班可比。

  白家虽然豪富,但是和素有江南第一家之称的甄家还远远不如。

  旁的不说,江南优伶之辈,称呼起甄家家主甄应嘉连甄老爷都不叫,直接叫一声“甄佛”。

  因为他们但有所求,甄应嘉基本上有求必应。

  这一点,又岂是白家一介盐商能比的?

  但饶是如此,白家的四喜班子也能在江南排到第二位。

  这其中除了白家的豪富外,也彰显出另一层深意:

  白家的底蕴,绝非一介商贾那样简单。

  不过……

  那又如何。

  “德昂兄,请!”

  “呵呵,良臣老弟请!”

  “仲鸾,请!”

  “蔷二爷,您请着!”

  四喜楼牌坊前,贾蔷左右一让后,哈哈一笑,当仁不让的一步向前,大踏步走向戏楼正门。

  迎客伙计只看到贾蔷这一身派头,就知道必是富贵之人。

  再往后一看,冷汗就下来了,他们不认识贾蔷,难道还能不认识齐筠和徐臻?

  连这二人都要落后一步,那当先之人的身份……

  想想近来扬州城传的沸沸扬扬的珍珠阁事件,其实也就不难猜测了。

  “哎哟,贾大爷、齐大爷、徐二爷,您三位里面请!”

  贾蔷闻言眉尖轻挑,齐筠呵呵一笑,徐臻则随手丢出一块碎银子,笑骂道:“你倒乖觉……”

  又对贾蔷、齐筠道:“我们错了,应该换一身破烂乞丐服来才是,也省得麻烦了。”

  小伙计面上赔笑心里却迷糊,不解其意。

  贾蔷看他一眼,而后对徐臻道:“那你现在去换一身就是了。”

  徐臻打了个哈哈,岔开话题问小伙计道:“你们少东家白子清今儿晚上在不在?”

  小伙计忙回道:“在在在,今儿晚上我们四喜班的当家名角儿金钰登台演出,每回他登台,我们大爷必定捧场!”

  徐臻冲贾蔷嘿嘿一笑,道:“你猜这金钰是男是女?”

  贾蔷瞥他一眼,徐臻哈哈一笑,三人被小伙计引入楼中,于一楼戏台前不远的雅座处落座。

  “白子清呢,没见到人啊。”

  落座后,徐臻往左右摆设了瓜果茶盘的雅座上看了圈儿,呵呵笑问道。

  里面已经不是小伙计伺候了,而是四喜班子的大师兄赵博。

  赵博赔笑道:“白大爷在后台,陪着金姑娘呢。”

  徐臻哈哈笑骂道:“狗屁金姑娘!分明也是个带把儿的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四喜班大师兄闻言脸色涨红,他本也是唱旦角的,举手投足间娘里娘气,兰花指竖起,想要斥责徐臻,可看到徐臻混不吝的笑脸,似乎正等着他张口,四喜班大师兄到底是老江湖,看出不对来,忍住了口,强笑道:“二爷也是常来咱们四喜班子的人,好歹多疼疼咱们,别欺负狠了。”

  贾蔷主动的将椅子搬离徐臻身旁,嫌弃之意不言而喻。

  徐臻气骂道:“少放屁!爷看戏归看戏,可不像白家那爷俩,被窝里玩儿兔子!”

  此言一出,别说贾蔷侧目,齐筠都有些震惊了。

  他没想到,徐臻居然这么卖命,徐家这么豁得出去。

  怪不得贾蔷对徐臻,刮目相看一番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