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春

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,义士也! 第1页

【非广告】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,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




    扬州城的真正秩序,其实并不是由官府来维持的。

  而是由齐、陈、李、彭,白、沈、吴、周八家盐商来维持的。

  扬州城当然有守备驻军,但在没有外敌战乱时,驻军只是个摆设。

  况且,守备军中的子弟,也大都是扬州人。

  正如扬州府衙的衙役,大都是扬州人一样。

  所以,只要八大盐商家族在,扬州城的百姓,绝大多数时间里都能安居乐业。

  就算有帮派纷争,也极少波及到平民。

  当然,更不可能波及到八大家族。

  四喜楼不是没有看场子的护卫,只是自四喜楼建起那天,这里连个闹事的醉鬼都没见过。

  四喜楼的护卫唯一的用处,就是防止有痴迷戏剧入了魔的戏迷,冲上台或者冲去后台,惊扰了唱戏之人。

  然而,谁也没想到,有朝一日,四喜楼内居然会生出大乱来。

  白家虽不是齐家,但白家又何尝弱了去?

  要知道,白家背后,可是站着一个皇子郡王!

  太上皇第六次南巡时,随驾诸王公大臣皇子皇孙中,就有隆安帝的第二子李曜,虽非嫡子,如今却也封了恪勤郡王。

  一个郡王,在大燕宗室里其实算不得什么,大燕如今有几十个郡王,若不能参与朝政,郡王也只是空享富贵罢了。

  恪勤郡王就不参与朝政……

  但是,就算他不参与朝政,他也与寻常混吃等死的郡王不同,因为他是隆安帝亲子,是皇子。

  恪勤郡王府的势头虽然已经到顶了,可想要衰败,也得等到下一朝……

  白家有嫡女嫁入恪勤郡王府为侧妃,凭借其美貌,以及每年白家大笔的金银送入王府,白氏在郡王府乃至在整个宗室内,都有几分分量。

  所以,白家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。

  韩彬知道,林如海知道,贾蔷后来也知道了。

  以他为刀,拿白家开刀,势必会得罪人,会种祸。

  但这个世上,想要做事,哪有不得罪人的?

  岂有只占便宜不付出代价的好事?

  所谓的新政,归根到底,是想要打破旧的利益格局,将利益重新划分。

  在此过程中,新旧大政是绝对无法共存的死敌。

  贾蔷既然不得不站身新政行列,哪怕是隐藏其后,那也算是一种站队。

  再想两边讨好,各不得罪,那只会成为两边都厌恶防备的墙头草,最先被打死。

  所以,既然注定了要站在新党一边,对旧党就不要心存一点仁慈。

  “哎哟!这是嘛啊?”

  徐臻看的正在兴头上,陡然被打断后,不高兴的怪语一句,然后回过头来看向脸色阴沉的白子清,笑道:“老白,你家今儿演的难道不是《惊梦》,是《孙行者大闹天宫》啊!”

  白子清狠狠瞪了他一眼,阴冷道:“我说今儿怎么总觉得不对,原来是来四喜楼闹事出气来了。如今气也应该消了,该撤了吧?恕不远送!”

  他只当是贾蔷今日带了齐筠、徐臻两个爪牙前来出气,毕竟当日在梅园时,他曾帮助冯家兄弟,对贾蔷出言不逊过。

  如今盐院衙门气势滔天,所以今儿他认了!

  只是没想到,贾蔷却皱眉道:“出气?出什么气?四喜楼的后台出了乱子,白大公子是不是先去看看怎么回事?”

  白子清闻言,自不会相信此事和贾蔷无关,只咬牙道:“贾蔷,再闹下去,就真的过了!你莫要以为能将白家如何,盐院衙门在扬州府,还不能一手遮天!”

  说罢,又看向齐筠,沉声道:“德昂兄,莫非齐家果真眼看着盐院衙门,肆无忌惮的欺负我们盐商?”

  齐筠闻言,轻轻摇头,看了眼不停往后台冲去的四喜楼伙计,呵呵轻笑一声道:“右学,不要激动。白家在盐务上有什么问题么?反正齐家不知道白家在盐务上有何大问题。右学,你年纪不小了,说话的时候仔细着些,白家在盐务上,难道果真有什么问题?”

  白子清闻言心中一松,忙道:“自然是没有问题的……”

  齐筠闻言奇道:“既然盐务上没问题,盐院衙门怎会欺负盐商?你糊涂了?”

  白子清一时弄不明白,齐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……

  眼前看来,他还是站在盐商这一边的。

  没错,肯定如此!

  齐家没理由站在林如海和韩彬一边,完全没道理。

  念及此,白子清心里的忌惮和畏惧顿时减少大半,目光重新傲然起来,看着贾蔷冷笑道:“好,既然这里的事和你们无关,那就好办了。”

  说罢,他猛然回头喝道:“陆叔,进去看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