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云殿内长生人

第一百四十九章 李乾宁横死 第1页

【非广告】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,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




  无名就是张宁。

  张宁就是无名。

  这件事情本来知道的极少,但是随着时间过去,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。之前齐都的勋贵都在猜测张宁到底是何许人也,居然能够影响到李乾宁对世子之位的决断。

  直到此刻,勋贵们这才知道姜还是老的辣。那老狐狸很早就猜测到了张宁就是无名,所以才将世子之位传给了李元雄。

  不过就是人算不如天算。

  若是张宁还活着,那李元雄的地位自然是稳如泰山,宁国公府离家的富贵,可以延续许多年。

  但可惜,现在张宁死了。

  那一战的情况,只有寥寥数人清楚。而白淑晶带回来的消息,只是说张宁被世界的缝隙吞噬,并没有有关于那一战的太多叙述。

  所以世人并不清楚,是张宁一刀斩了黑蛇,只知道张宁是被空间裂缝吞噬了,所有人都觉得张宁凶多吉少。

  宁国公府,众多院子中的其中一座。庭院中百花绽放,争奇斗艳,花香袭人。院子凉亭内,有石桌子圆凳子。

  李乾宁坐在一张凳子上,儒雅的脸上露出了少许的叹息。

  “可惜了,老夫将宁国公府未来数百年的富贵,都压在了你的身上,真是可惜可惜。”

  若非张宁横空出世,李乾宁绝对不会将宝压在李元雄身上。现在宝已经压下了,但张宁却是没了。

  而世子之位,至关重要。既然定下,那就不会轻易更改了。李乾宁要为宁国公一脉着想,便需要更多的精力。

  而本不应该如此的,如果张宁还活着。

  李元雄,宁国公府便稳如泰山。

  ................

  齐都。庐陵侯府。

  庐陵侯属于钱塘王一脉,这一脉的宗王都在吴州活动。但既然是皇家王侯,齐都内自然也有宅邸的。

  庐陵侯杨光,自从被张百公强行迁徙出杭城之后,便来到了齐都内。

  自从听闻张宁死了的消息后,杨光便不时嚎哭。

  这日阳光明媚,侯府庭院内,也是一座凉亭内。石桌子圆凳子,桌子上摆放着一些下酒菜,杨光还是老样子,胭脂敷面,只是神色郁郁,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闷酒。

  四周立着四个俏丽美婢,莺莺燕燕。

  “啊啊啊啊,师傅啊,师傅,你怎么就这么死了。孤还没有拜师呢。师傅啊,师傅。如果不能学得您的本事,孤又怎么才能去找那风云公子算账呢。”

  杨光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,眼泪哗啦啦的下来了,冲的他脸上的胭脂乱七八糟,成了小花脸。

  那一日杨光想要上燕紫云的花船,却被风云公子一剑砍伤了脖子,大感耻辱,这才抱着张宁不放,要拜师学艺。

  “君侯,莫要再哭了,再哭可就伤身子了。”一位美婢连忙走了上来,将杨光揽入怀中,又取出帕子擦了擦杨光的脸颊,主要是将胭脂给擦掉。

  “呜呜呜呜。啊啊啊啊啊啊。”杨光却是哭,抱着美婢的身子,把头埋在美婢的高耸之中,哭的伤心欲绝,肝肠寸断。

  美婢一边柔声安慰杨光,一边却是心花怒放,只觉得抱着的不是人儿,而是一块宝贝。

  “报君侯,王爷来了。”片刻后,一位家奴匆匆走了进来。杨光在这美婢恋恋不舍的眸光中抬起头来,离开了美婢的怀抱,疑惑道:“哪个王爷。”

  要知道杨家家大业大,王爷不知凡几。多的是便宜的叔伯兄弟,爷爷,乃至于祖爷爷。

  “是钱塘王。”家奴低下头道。

  “我哥来了?”杨光连忙露出了正经之色,又用美婢的袖子擦了擦脸蛋,直到确认干净之后,这才起身走出了庭院,去迎接钱塘王去了。

  ..............

  齐都,某一处宅子,某一处秘密的房间内。

  这座房间建造在地下,四周用的材料都是隔音的。便是天境高手,也难以探听到房间内的虚实。

  房间十分昏暗,有一道石门进出。空气十分稀薄,连油灯都亮不起来。所以,用夜明珠照明。

  房间内有一张四方桌,四张长凳。

  其中一张凳子上坐着一人,这人容貌极为普通,看着只是寻常壮汉,身上穿着衣服料子不俗,但却没有配饰玩意。

  显得他出身不俗,但不张扬。

  确实,李家明一直不张扬,自从世子之位定下之后,他便被轰出了宁国公府,也变得更低调了。

  李家明在等人,在等一个极为重要的人。

  而这处宅子是极为隐秘的宅子,这座房间可以隔绝声音的房间,是商量阴谋诡计的好地方。

  李家明在等一个极重要的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